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《夜的命名術》-745、大羽!平推流!推薦

夜的命名術
小說推薦夜的命名術夜的命名术
溶洞安全屋里,庆尘躺在石床上:“你们去战斗吧,我要休息一会儿。”
大羽有点不乐意了:“等等你先别睡,这会儿你能睡得着?”
庆尘无力道:“回归的7天时间里,我一天都没有闲着。又是制定作战计划,又是登山,又是战斗。到现在为止还一身的伤呢,我睡会儿怎么了?”
大羽没好气道:“是你制定了计划,要我去袭击陈氏部队,结果我在这忙活,你跑去睡觉?”
庆尘翻了个身,摆摆手:“无限火力很好玩啊,只要陈余不出手,这件事情对你来说一点难度都没有。大长老,麻烦你帮忙把他带到出口去,我已经累的不行了。一定要帮火塘转移争取一些时间,拜托了。”
其实庆尘也没说假话,他确实已经疲惫的不行了。
晋升a级的短暂亢奋之后,他只觉得倦意袭来,怎么都挡不住了。
大羽看着庆尘那狼狈的模样,想到对方连禁忌物都送给自己了,也就没再说什么……
想到这里他心里就一阵别扭。
自从收了庆尘的好处,他说话的声音都变低了……
“如果陈余出现了怎么办?”陈家章问道。
结果,庆尘并没有回答。
大长老探了一下他的右手脉搏,惊愕起来:“你们在表世界都经历了什么,他竟然真的昏过去了?”
大羽也愣了一下:“假装的吧!”
大长老摇摇头:“装晕倒是很符合骑士的作风。但他脉搏做不了假,确实是晕过去了。你们在表世界经历了战斗吗,按理说他吃下神牛肉后,七天理应复原了才对。”
“里世界有一群a级想围猎他,最后被他拆了总部,还反杀了两个,”大羽平静说道,他虽然不想承认这是庆尘做的‘功绩’,但他也不屑于撒谎或隐瞒。
这时,陈家章看着大羽那高傲的神情,忽然问道:“是不是因为你父亲收他为徒,所以心里有跟他比较的想法?”
大羽冷冷的看过去:“跟你有什么关系,糟老头子?”
都市透視眼 唐紅梪
陈家章:“……”
眼看着陈家章和大羽又要扭打在一起,他赶忙拉着秦以以和大羽一起离开安全屋,毕竟大羽是为火塘争取时间的关键,他不能让陈家章和大羽的恩怨影响大局。
秦以以不情不愿:“我要留下来照顾他!”
大长老死死拉着她的手腕:“小祖宗你留下来我不放心,你得跟我走。”
众人来到4号溶洞口,这里是一处瀑布后方,仿佛水帘洞般隐匿。
洞外是哗啦啦的水声,洞内,大羽从自己右手手心里,逐一抽出24幅画轴来。
他深吸一口气,将自己辛辛苦苦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压箱底杀手锏,一一的拧碎。
却见九位神女、九位降魔金刚、六位李叔同出现在溶洞里。
大长老看着六个李叔同,只觉得自己的蛀牙都开始疼了……
他纳闷问道:“你画这么多一样的神女、降魔金刚干嘛?陈氏画师不都喜欢画不同的吗?”
大羽瞥了他一眼说道:“画作就是用来战斗的,画同一个人物自然熟能生巧,作画的效率也会更高。神女用来对空,降魔金刚用来对地,够用了。陈氏画师创作一幅画是很耗时间的,如果论战斗效率来讲,当然是专精几个人物最合理,我不像其他陈氏画师一样,他们太矫情了。一边用画作杀人,一边又说自己在追求艺术。”
大长老更疑惑了:“神女对空,金刚对地,那李叔同是用来干嘛的?”
大羽又瞥了他一眼:“关键时刻用来惊退敌人的。”
大长老愣了一下,
他想象着自己正战斗呢,忽然有个李叔同跳出来捶自己,确实挺吓人的,比神女和降魔金刚吓人多了。
毕竟,神女和金刚都是神话人物,你知道他们不是真的,只需要根据画师级别来衡量他们的战斗力。
突然蹦出个李叔同就不一样了……那是活生生的半神啊。
此时,zard在一旁赞叹道:“九个神女、降魔金刚诶,你为什么不把他们合成三星神女和三星降魔金刚,那样才更厉害啊!血更多,攻击更高!”
大羽:“???”
你搁这玩自走棋云顶之弈呢?!
神特么九个普通神女合一个三星神女!
大羽不再理会他们,转眼间将所有神佛与李叔同都派了出去,并分散为六组。
每组4人,以六个李叔同为组长,分别带队搜索禁忌之地。
这一次,不是陈氏集团军追杀他们,而是他要狩猎集团军了!
陈氏画师底牌尽出一战,自然有以一当千的底气。
zard小心翼翼的将画作碎片全都包裹在裹尸布里,掐着时间慢慢等待:“所以我们只需要坐在这里就好了?大哥,你下次能不能画画我,我也很厉害的。”
大羽闭着眼睛盘坐在瀑布后面:“你要是半神了,我就画你。”
……
……
008号禁忌之地中,一支1500人的团级部队,正奉命横穿这里。
陈氏后续增援部队已经抵达,陈余不光要溶洞下面的成神之秘,还要同时在008号禁忌之地西侧建立前进基地,并让即将抵达的陈氏主力野战师通过,直接去掠夺火塘。
毕竟,火塘大长老都被困在这里了,陈余只需要将那些人镇压在008号禁忌之地下面,根本不需要亲自前往西南大雪山。
陈氏集团军已经重新梳理了禁忌之地的规则,他们正快速行军。
然而他们才刚刚进入这里6个小时,队伍后面竟忽然传来了嘈杂声。
前方部队回头,却见两名降魔金刚与一名神女出现在后方,在‘李叔同’的带领下,毫不留情的开始屠杀陈氏士兵。
这a级画作刀枪不入,只要不是被单兵重火力打在身上,只要不是被数百人同时集火,简直就像是不死的化身。
一开始,集团军队伍里隐藏的陈氏画师都震惊了,这怎么李叔同还带着他们家的画作神佛开始杀人了?!
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,这不是真正的李叔同,而是陈凝脂家的小崽子在帮助火塘!
陈氏画师在队伍里冷声指挥道:“不过是四个a级画作,直接放弃被他们缠斗的士兵,给我用单兵云爆弹轰他们!”
团长愣了一下:“他们周围还有上百名士兵,一旦发射云爆弹,所有人都会死。”
陈氏画师阴冷的看了他一眼:“用上百人性命换a级画师的四幅画作,难道不值得吗?你是指挥官,你应该明白什么是最正确的选择,如果现在不果断处理,你下属会死得更多。”
其实团长也很清楚,这时候弃车保帅才是正确的,如果一直解决不掉这些画中神佛,只需要再过五分钟,他的伤亡就会达到恐怖的数字。
但是,不知道怎么的,团长听着画师的语气,总觉得有些不舒服。
強婚奪愛:總裁的秘妻
团长尝试着最后再争取一次:“可否用您的画作来诛杀他们?”
他liao人又偷心
陈氏画师阴冷的瞥了他一眼:“知道a级画作有多么宝贵吗,能用普通士兵去填平的事情,就不要让我出手。”
陈氏画师在部队里的地位比较特殊。
他们无军衔、无官职,却是队伍里的定海神针,以类似“监军”的身份,隐隐掌控着部队。
画师的命令,团长必须听。
团长咬咬牙,对部队下达命令:“放弃那些战士,立刻隔离出安全地带,不要管战友伤亡,直接用火力覆盖他们!”
说话间,一枚枚单兵携带导弹轰出,硬生生将一名李叔同、一名神女、两名金刚消灭在当场。
那位军中的陈氏画师冷笑道:“陈凝脂家的小崽子似乎没什么战斗经验,竟然如此粗糙的使用自己画作,给我们集火的机会。空有一身天赋,却不会用,可惜了。”
然而就在此时,11点方向竟然又杀出来一个李叔同,这次对方带的是两名神女、一名降魔金刚。
却见这四位画中神佛一路冲杀,刚猛无匹,竟是一点都不在意自己有没有被集火。
只是短短的五分钟时间,两百多名陈氏士兵被他们无情屠戮。
有基因战士冲上去阻拦,结果一个回合就被弄死了。
陈氏画师这会儿开始有点懵了,他们这些画师,平日里作一幅画就得好几个月,也就是到了陈余那个境界能稍微快点。
所以,他们使用画作时是非常谨慎的,恨不得把一个神女掰成两个来用。
结果,陈凝脂家的小崽子,怎么跟不要钱似的,一口气送出八个来?
陈氏画师冷声道:“还是用刚刚的计策,轰了他们。”
话音一落,他没有再理会团长,而是拿起卫星电话,接通了陈余所在的甲级浮空飞艇:“老板,陈凝脂家的那个小子出手了,一出手就是八幅a级画作。”
甲级浮空飞艇内,陈余此时还在为火神祝融上色,他平静问道:“你处理不了他吗?”
陈氏画师愣了一下:“我能处理的,只是与您说一声。”
陈余淡淡道:“陈氏画师开始帮助外人了,此人不能留。如今家族里,家主一系有人在默默支持他,甚至想让他晋升半神后,将我取而代之,你应该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。不要太吝惜自己手里的画,找到他,杀了他。”
陈余这次作战已经有了四个利益点:第一个是获得成神之秘,第二个是杀了家族内的潜在威胁,第三个则是杀了骑士下一代领袖,断掉这个传承,还有报了影子废他一条命的仇,第四个是围杀火塘的高端战力,为接下来踏平火塘做铺垫。
陈余甚至感觉自己很幸运,命运将他目前的敌人全部聚集在一起了。
很好。
浮空飞艇里的陈余依旧云淡风轻的作画,他思索片刻后,打开了空中部队的通讯频道:“其他画师要抓紧时间,诸天号空中要塞抵达前,你们要完成新的画作。庆尘有制造电磁脉冲的能力,无人机是没办法探明溶洞的,所以要依靠你们。”
另一艘乙级浮空飞艇上,正有五名画师在舰仓内铺开画布,他们画的不是神佛,而是‘五蝠临门图’,这也是陈氏内部常常用来侦查的画作。
不需要画得太精细,这些蝙蝠任务并不是战斗,而是探索地下溶洞。
……
……
战场之中,那位陈氏画师挂了电话后,眼瞅着大羽又一波画作被消灭,他顿时松了口气:“往他们来时方向搜索,这禁忌之地里肯定还有其他的溶洞出口,给我找到它……怎么又来了!?”
陈氏画师目瞪口呆的看着又的一个李叔同带队杀来,还没等他回过神呢,另一个方向竟然也有一个李叔同带队杀来。
不止如此,11点方向,刚刚画作被消灭的地方,又有一个李叔同冲出来。
这还没完……
在第一队大羽画作与陈氏部队遭遇之后,所有散落在禁忌之地的大羽画作,一起朝着这边集结。
而且,这些画作冲出来就是一顿莽,根本没有什么精致的多线操作。
其实也不是大羽不爱惜自己的画作,如果是平常战斗,他也会很小心谨慎,然后将画作拆成一个个单兵作战的个体,而不是像现在一队一队的冲锋……
但问题时,大羽也没有打过这么奢侈的战斗。
一次用24幅画作,换做其他画师看来,这是不打算过日子的意思啊。
所以,大羽以前也没控制过这么多画作,他有点操作不过来了,只能莽……
别说他了,怕是庆尘都不能同时操控24幅画作完成精妙战斗,以操作极限著称的神代云罗,也不过是用好六个式神罢了。
现在的情况就是,集团军里的陈氏画师嘲笑大羽没有章法,而大羽则嘲笑着对方的贫穷。
说实话,1小时cd的无限火力根本就不用带什么脑子了,推家就行。
唯独需要注意事情只有一件,别被找到本体。
此时此刻,士兵人群中的陈氏画师惊了:“那个小崽子疯了吧,一口气放出24幅画作,这是他所有家底了吧?”
以一幅画制作周期三个月来计算,光是这24幅画作就要好几年时间!
“这小崽子为了火塘,竟然一口气白费自己数年青春,火塘迷住他的魂了吗?快请求增援!”陈氏画师焦躁不已。
眼前这一切便意味着……光靠普通士兵拦不住大羽了,他必须出手!
陈氏画师回忆着陈余刚刚的冷淡语气,忍痛从自己身旁的背包里取出六幅画作,狰狞道:“就你有画作吗?!”
说话间,他将六幅画作悉数拧碎,却见六位神佛在他操控下奔袭出去,与李叔同带领的画作缠斗在一处。
可是,当他化作出现的那一刻。
大羽所控制的所有画作,都不再与士兵纠缠。却见十多个神女、降魔金刚、李叔同一起并肩子上,硬生生将陈氏画师的六位神佛牢牢包围其中。
大羽的战斗也没什么章法了,就跟高中生打群架似的,一拥而上!
却见其中一个李叔同连王八拳都使出来了,将双臂挥舞的嗡嗡作响。
降魔金刚的六个手臂,也舞的跟风火轮一样。
陈氏画师的六幅画作被团团挤在中间,脑瓜子被拍的邦邦作响。
这战斗方式虽然糙了一点,但大羽的画作数量多啊,短短几分钟时间,就将陈氏画师的神佛全都挤在一起,一顿毒打。
此时此刻,陈氏画师看到李叔同那一袭白色练功服,脑子眼儿都是疼的!
怎么这么多李叔同?!
他尝试着操控自己麾下的神佛反抗,可六个哪能打过十六个……
而且,那些李叔同、降魔金刚群殴六位神佛的时候,还能顺手把附近的陈氏士兵捎带上,降魔金刚手里的降魔杵就跟不要钱似的,直接往人群里面砸。
这玩意就像是一枚动能炮弹,一杵就能砸死十多个士兵。
陈氏画师对团长怒吼:“用火力覆盖,直接将他们一起轰掉!”
团战立刻下令,一时间火炮齐鸣,硬生生将陈氏画师与大羽的画作全部覆盖。
陈氏画师虽然心疼,却也松口气,他狰狞着说道:“出动所有机械猎犬,出动所有无人机,把他藏身的地方给我找出来!观察树林里的轨迹,我要知道这些画作是从哪里奔袭过来的!”
还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,他所在的野战团就只剩下了三百多人。
堪称惨烈。
不过陈氏画师并不在意,他冷笑着说道:“这小崽子的画作应该用尽了,看来没人教过他,画师的底牌是不能轻易亮出来的。他以为他是陈玄武吗,竟然拿一辈子积攒下来的画作孤注一掷?幼稚,愚蠢!”
而且,这位陈氏画师最看不上的,还是大羽的莽。
他心中暗想,若是他操控二十四幅画作,一定能操控的更精妙一些吧,起码不会抡王八拳啊!
团长在他身边低声说道:“我们只剩下三百多人了,是否先请求支援?”
陈氏画师思忖着, 自己损失了六幅画作才好不容易摆平战斗,若是现在就呼叫增援,桃子岂不是要被别人摘了?
他面色阴晴不定起来。
然而团长低声说道:“禁忌之地里不光有陈羽那小子,还有土元素觉醒者、火塘大长老、庆尘……”
陈氏画师才想起来这茬,赶忙说道:“速度向上面汇报,我们已经全歼了陈羽的二十四幅画作,目前正在搜索对方的踪迹,让野战旅向这边靠拢。记住,一定要把战绩说清楚。”
很快,陈氏集团军找到了踪迹:树林里被踩断的灌木树枝。
陈氏部队顺着这些线索找去,一位士兵内急,走到一旁灌木丛里撒尿。
正抖着呢,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了,他一抬头,赫然看见六个李叔同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……
士兵顿时浑身一抖,还没等他喊出来呢,身后便有神女用红色的彩绸勒住了他的嘴巴。
积极的我攻攻的一天
此时的神女与李叔同在数量多了以后,不像是高高在上的神,更像是打家劫舍的绑匪……
陈氏画师隐藏在队伍里,他小声对团长说道:“那陈羽的画作恐怕已经用尽,若是之后战斗起来,你先掩护我袭杀庆尘与火塘大长老,此事若成,我在家族内的地位必然提升,到时候不会忘了你的……卧槽!”
陈氏画师看着眼前再次出现的六个李叔同,整个人都傻了!
陈氏画师环顾四周:“还有完没完了?他凭什么有这么多画作!”
就算你真的花了十年画这么多画,也不能这样用啊!
陈羽你身为陈氏画师的原则和底线呢?!
……
晚上11点前还有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