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團寵嬌妻:我帶空間物資穿七零-第一百七十三章 劉嫂子再勸推薦

團寵嬌妻:我帶空間物資穿七零
小說推薦團寵嬌妻:我帶空間物資穿七零团宠娇妻:我带空间物资穿七零
翌日上午。
Bro日记
苏潇潇正在给院子里的小菜苗浇水。
她发现这些菜开始变得有些蔫巴,苏潇潇有些担心她会把它们养死,等宋厦回来看到的就是光秃秃的菜地。
这显得她多笨似的,所以最近对这些异常上心。
“去,小黑,别在这儿玩,去,把身上弄脏了我就把你赶出去!”
小黑狗见苏潇潇在这里忙碌,还非要过来凑个热闹,甚至还想在泥地里面蹦跶一会儿。
苏潇潇连忙赶它,想把它弄回它的狗窝。
“再闹中午我就做狗肉火锅!”苏潇潇眯起眼睛,直把小黑看的一个激灵。
见它安稳了,苏潇潇也是满意点头。
这只狗太小了,牙都没怎么长齐,更别提能跑多快了。
大军怕去军区的时候把它弄丢或者弄伤了,一直都是让它待在家的,准备等它长大再带它去玩。
小黑比较安静,也不会乱跑乱碰东西,苏潇潇也不用单独照顾它,所以大军带不带走都可以。
就算这样,小黑还是有一些缺点的,太过于热情!
可能是大军每次扫地或者在家里做什么的时候都会带着它,它看到她站起来的时候就会跟上来。
这不,她正在这里浇地,还非要过来凑个热闹。
“小苏,浇菜呢。”
苏潇潇一看,原来是刘嫂子过来了,有些惊讶。
现在正是上班时间,刘嫂子做事向来一板一眼,今天突然旷工了?
“哟,下次可别这时候浇水,等过会儿温度上来了容易把苗子烫坏,下次下午的时候再浇水。”
于爱党走过来,胳膊那里还夹了一个小本,看起来十分干练。
“哦哦,这样啊。”苏潇潇表示受教了。
“刘嫂子现在过来有什么事儿吗?”
苏潇潇连忙止住水,看着刘嫂子疑惑问道。
于爱党嘿嘿笑道:“有事儿,还真有事儿。”
“我来做做你的思想工作。”
于爱党拉着苏潇潇坐到院子的石桌旁,还把她的小本放到一旁。
苏潇潇一脸懵。
她思想咋了?还需要妇女主任专门来做思想工作?
鄉間輕曲 醛石
“嫂子,我最近一直安安稳稳在家呢,我可啥事都没干。”
苏潇潇觉得她需要给自己解释一句。
“哈哈,你误会了。”于爱党见她的小表情,有些好笑,连忙笑着解释道。
于爱党正色说道:“我今天过来的意思是,想让你出去工作。”
“不管是去当老师,还是去宣传部,都是可以的。”
“你是有本事的人,每天待在家里也太浪费资源了,军区现在一切都需要建设,我们都是这里的一份子……”
于爱党以妇女主任的身份开始给她长篇大论。
苏潇潇表示: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,这说话调调,和政委的一模一样~
苏潇潇被念叨的晕乎乎的,连忙打住,“刘嫂子,我……”
“你别说,你只管说有什么困难,组织给你解决。”
于爱党像是知道她要说什么一样,大手一挥,止住她的话音,带着几分豪气说道。
苏潇潇讪笑。
她还真没什么困难,就是不想去……
苏潇潇手指有节奏的敲了敲石桌,想了想。
她现在在军区里面出名了,不做事儿好像也不好,多多少少总是要做一点的,起码态度要摆上来。
“这样吧,宣传方面有需要我画画的只管来找我!我就不要这个工作了,更不用给我发工资,大家一家人,这不是应该的嘛……”
苏潇潇笑着说道。
不要钱又不要钱的画法,收钱又有收钱的画法。
她不要这个工作,不要这个工资,他们也别限制她!
她想干就干,不想干就别非要她干。
刘嫂子听的直接给她翻了个白眼。
实话实说,这话放在别人身上她还可能相信,放到小苏这儿,她还真不咋信。
尤其是后面那句,她是绝对不信的。
小苏的原则性极强,从来不吃亏。
除了对孩子们比较宽和,其他人是一点亏都不吃,直来直去,潇洒的很。
说这个话,肯定是不想每天上班。
“你这个话我会和宣传部的同志沟通一下的,真不去当老师吗?”
于爱党想了想,想到一个折中的方法。
谎月
“我这里负责的方面是比较多的,你要是愿意的话,我和杨校长商量一下,看能不能增加一个美术老师的位置。”
“钱也不多,一周每个班上一节就行,上不了多少课,你到上课点了骑车过去,下课就走就行。”
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于爱党还是不想放过这个人才,技多不压身,以前不让孩子们学东西是没这个人才。
现在小苏能画画,说不定还能教出来几个好苗子。
不说能挣多少稿费,学点东西也是好的。
苏潇潇一愣,这对于刘嫂子来说可是吃力不讨好的事儿。
现在对于教育都不是那么重视,更别说画画这些兴趣课程了。
刘嫂子去找校长商量,还得去找相关负责人,军区的经费本来就不多,涉及到钱的不管多少都不是小事儿。
这中间估计有不少扯皮呢。
苏潇潇有些无奈,点头,“我没什么问题。”
刘嫂子一心为公,她就算不支持,也不能给她拖后腿吧。
再说了,这个对她来说,基本上都是好处
虽然她也不缺钱,但这个也不是钱的事儿,起码现在人有个工作,基本上就是高人一等的。
简而言之,对她来说,除了会遇到那个姓陆的之外,也没什么不好的。
—-
说到陆秋玲,陆秋玲现在也是忙的很。
昨天刚见完莫家宾,和他一番扯皮,给了他十块钱把他稳住,让他不要找事儿,她之后会给他凑钱。
至于他说的什么,他妈妈重病在床需要钱治疗之类的狗屁话。
她是一点都不信!
她是重生过来的,她死的时候,他那老娘还活蹦乱跳的呢!
骗鬼呢!
他以前又不是没有找过事儿,说什么给他二十块钱他就把证据给烧了!
是的,那一次她心里,确实当着面烧的。
但他手里还有其他的,还在给她要钱……
她当时确实很火大,但没有生出过弄死他的想法。
莫家宾,长得好看,技术也好,说话也好听,人也是知根知底。
她和他很早之前就发生关系了,还差点有了孩子。
虽然她想要的,他给不了,但是排遣一下寂寞还是好的……
就算莫家宾一直找她要钱要东西,但是从来都很会把握分寸,除了损失了一些钱财,他对她的其他方面都是没有任何影响的。
他从来没有去军区找过她,也没有在知青点说过她的不好。
这就像她前世被他包养过一小段时间一样。
她也愿意给他钱物,互惠互利,两者都开心嘛。
但最近不行,他越来越贪婪了,她有些把握不住了。